文史天地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正文

卡尔逊在阜平过大年

张曙红

更新时间:2019-05-23 10:38:45点击次数:648次

    1938年1月29日是农历的腊月二十八,正在遭受日军疯狂进攻的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北风呼啸,滴水成冰。

    这天傍晚,在晋察冀边区政府所在地——阜平一个房间内,虽然灯光昏暗,却暖意融融、热情洋溢。屋里挂满作战地图、生着火炉,中间的木桌上,放着阜平的特产大枣、花生和糖果。聂荣臻正在他那间办公室里,用特产和他自己特有的微笑,接待一位远道而来的宾客——40岁出头的美国情报军官、海军陆战队上尉卡尔逊。

    卡尔逊身材高大,常常手托着硕大的烟斗,穿一套帆布短外衣,衣服有很多口袋,放着《圣经》、地图、笔记本、笔、烟、药及口香糖,脚穿一双厚厚的翻毛皮鞋,肩上背一架照相机,背上一个很重的行李包。卡尔逊吹一手好口琴,经常吹奏大战时流行的进行曲、陆战队队歌,而他最喜欢吹的是《游击队之歌》。

    卡尔逊来到阜平,受到了聂荣臻和抗日军政学校学员的热烈欢迎。西庄村的老乡们也来了不少,大家都想看看第一个来到晋察冀的外国人。一些穿黑长袍的商人在聂荣臻和客人经过时向他们行礼,脸上洋溢着善意。穿着棉裤和对襟黑色短棉衣的农民怀着不加掩饰的好奇心细细观看有一副红面孔、穿一双粗陋的鞋子的“洋鬼子”。妇女协会组织下的妇女和儿童举着写有“欢迎美国朋友”的鲜艳三角小纸旗不停挥动……

    聂荣臻亲自提着马灯,站在板凳上或炕上,指着墙上的五万分之一或十万分之一的地图,用洪亮的声音向卡尔逊讲述晋察冀的敌我态势。他又向卡尔逊介绍了边区临时政府、各种抗日救国的群众组织、边区法院、边区邮局、军区办的《抗敌报》、“抗敌剧社”,以及还准备成立的“边区银行”、发行边区货币等设想。说这些的时候,聂荣臻如数家珍。整个晚上的谈话,气氛热烈而又激动。聂荣臻的精辟分析,极富感染力的自信话语,让卡尔逊听得津津有味,通过周立波的翻译,卡尔逊不时地边说边笑边翘大拇指。

    山里的冬夜寂静无声,一只马灯明晃晃地照亮山路,异常兴奋、意犹未尽的卡尔逊被护送到住所休息。

    第二天,聂荣臻和宋劭文陪同卡尔逊先到西庄抗日军政学校参观。在西庄的沙河滩上,学员们精神抖擞地接受了由校长孙毅陪同的卡尔逊的检阅。卡尔逊不时透过英武的八路军战士的队列缝隙,望着村里那被日寇烧得面目全非,在露天底下打座的神像,蓝眼睛里掠过一丝敬意。这似乎正印证了他来之前的思考:“我开始看到席卷这个国家的团结和民族主义的强有力的精神,能转变成令人生畏的抵抗方式。或许北方的领导者正在做了。用中国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去抵消日本人在火力和机械化装备方面的优势。”后又到庙台村参观。

    第三天,就是农历新年了,虽然是战时,但是阜平百姓的门上都贴上了红对联,人们喜气洋洋地迎接春节。卡尔逊在阜平过了一个既有中国民间特色又有抗日根据地特点的新年,恋恋不舍地告别了聂荣臻,告别了阜平,踏上去晋西北的旅程。

 

    链接:中国之友卡尔逊

    卡尔逊1896年出生于美国,1915年进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曾任美国罗斯福总统在佐治亚州温泉公寓的卫队副官。1937年7月,任美国驻华大使馆参赞、上海美国海军武官处情报官。来华前,罗斯福总统要求他直接写信给总统本人,通报在中国发生的事情,供总统参考。卡尔逊到北方亲自考察八路军的作战方法和和理论。1937年11月下旬,卡尔逊以美国驻华大使馆参赞和美军观察员的身份从南京出发,途经武汉、郑州、西安、潼关、临汾,12月中旬,抵达山西省洪洞县高公村八路军总部,受到朱德总司令的亲自迎接,成为考察敌后抗日根据地的第一位外国军事观察员。12月26日,卡尔逊向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进发。途中,他先后会见了刘伯承、薄一波、徐向前、陈赓、陈锡联、徐海东等人。1938年1月29日,卡尔逊到达晋察冀边区政府所在地河北阜平,在参观访问之后,卡尔逊又越过同蒲路的日军封锁线,到晋西北访问了贺龙,然后又赶往洪洞与即将率总部赴太行前线的朱德进行了一次长谈,后又去临汾访问阎锡山,3月初回到武汉;3月下旬,他去台儿庄会见了程潜、李宗仁、孙连仲等国民党将领。

    1938年4月,卡尔逊又北上考察敌后的整个游击区。经郑州去西安,拜访了省长蒋鼎文。在八路军西安办事处会见了林伯渠,并在林的安排下于5月初到达延安,在考察延安的10余天中,卡尔逊与毛泽东进行了长时间会谈。卡尔逊在内蒙古、绥远地区,会见了爱国将领邓宝珊、马占山;在晋西北,会见了贺龙、赵承缓;在五台山地区,访问了聂荣臻、彭真,详细了解了晋察冀边区代议制、合作社流动银行、财政收支、军事战斗、人民运动以及地主与农民间的合作等问题。当他得知边区正在发行救亡债券时,便用美国银行的旅行支票购买了一些债券,以表示对边区的支持。后来,他通过史沫特莱又把一些债券送回美国换成美金,并捐给中国为伤兵筹款的医药救济基金。他在边区还会见了在八路军中服务的白求恩和布朗大夫;在冀中,会晤了吕正操,询间了开展平原游击战的方法;在冀南,会晤了徐向前、邓小平,了解八路军收编土匪的工作和抗日救国的十大纲领。尔后,他前往山东了解国共两党合作抗日的情况,会见了省长沈鸿烈、专员范筑先以后,于1938年8月返回汉口。他的第二次敌后考察行程5000里,历时4个月,曾越过日军防线3次。

    至此,卡尔逊对中国抗战的考察总共历时约8个月,行程8000里,足迹遍及延安和北方所有抗日根据地,会见了国共两党领导人和几十名高级将领,经历了许多场战斗,了解了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证实了看来是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实","这就是:日军推进的速度很快,与此同时,红军也神速地深入敌占区开展消耗战,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这使他"对中国问题的了解有了飞跃的变化"。他从游击战争的发展看到了日本必败、中国必胜的前景,从共产党、八路军的身上看到了中国的希望。如同他的老朋友斯诺所说的那样:"1938年,除史迪威外,埃文斯•卡尔逊是我所知道的唯一认识到日本人战线后方游击队这种惊人发展的重要意义的美国军官。"

    卡尔逊把目睹到的共产党的军队、游击队的战线情况以及自己由此产生的激情毫不隐瞒地公之于众,引起东京、华盛顿不满,被迫辞职。

    1940年夏至1941年初,卡尔逊自费第四次来华考察中国的工业合作运动。他还撰写并出版了《中国军队》和《中国的双星》两本著作,大力宣扬中国抗战、特别是中共及其领导下的敌后人民游击战争。

    在中国北方考察时,卡尔逊已深深地被八路军游击战的经验、特别是八路军的“集体精神”所吸引。1942年春,卡尔逊组建了建制为1000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二突击营,又叫“卡尔逊飞行突击队”。罗斯福总统为支持卡尔逊的计划,把自己的儿子詹姆斯•罗斯福派去做卡尔逊的助手。在以后的作战中,卡尔逊成功借鉴和运用八路军的游击战术,因功绩卓著,被授子海军十字勋章,成为美国反法西斯战争的英雄。

    1947年4月,卡尔逊在病榻上看到《纽约时报》上报道中共已经突破延安的封锁线,大军进驻东北时,拍案叫道:“老天爷作证,共产党人18个月之内肯定会控制全中国。” 5月27日,卡尔逊因病逝世,终年51岁。朱德总司令给卡尔逊夫人发去了唁电,沉痛悼念这位追求真理的战士。卡尔逊准将在临死前一个莫大的安慰,就是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彭德怀代表中国人民联名发出一封感谢信,感谢他为中国民主而进行的不屈不挠的努力。卡尔逊虽然未能亲眼看到中国人民的胜利,但他坚持真理和正义,最早理解、同情和支持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的可贵情怀,永远感动着中国人民。中国人民将永远怀念这位美国朋友。

 

    卡尔逊致罗斯福总统信节录

    1937年9月11日(于中国上海美国俱乐部)

    在这场危机中,中国人的精诚团结几乎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在我对中国事务的十年观察了解中,还从没有看到像现在这样,所有著名的中国人为一个共同的事业而携手一致,同仇敌忾……我认为,在中日之间完全没有早早进行妥协的可能性,中国已决心战斗到底。我想,日本人现在也认识到了这个事实。日本人完全低估了中国人的勇气。

    1937年11月29日(从南京到汉口的船上)

    在我的旅程中,我还没发现一个中国人感到中国应该停止抵抗,所有的阶层都尝到了各种艰辛。委员长表现出继续抵抗的坚强决心,孙夫人则是人们力量的源泉。

    中国军队最需要的就是加强组织性和参谋工作。作为战士,中国士兵要比日本军人强大。但其参谋工作却相当落后。


    来源:保定市政协文化文史学习委



(编辑:保定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