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正文

忆我国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的建设

更新时间:2021-04-08 13:50:29点击次数:15042次

我曾在美国大学获英文专业硕士学位,20世纪50年代初回国参加外交工作,目睹了国家遭受的十年浩劫,全家受到冲击。改革开放之初,我不但从不白之冤中获得“解放”,还有幸参与我国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北京建国饭店的创建工作。

一、“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关起门来搞建设不行”

建造包括建国饭店等一批中外合资旅游饭店,正是在邓小平改革开放思想指引下进行的。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开启了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图为邓小平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

邓小平说:“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关起门来搞建设不行”,这是他对外开放思想的核心内容。他认为旅游业应先行一步,旅游事业大有文章可做。发展旅游可成为国际社会了解中国、走进中国、中国走向世界的捷径,可以引进外资创汇。在他的积极倡导下,中国向世界旅游者打开大门,海外旅游者蜂拥而至,单1978年全国旅游入境人数达180.9万人次,超过以前20年人数的总和,1979年又猛增到420.4万人次。

但打开旅游大门后,我国面临的突出困难是接待能力严重不足,特别是北京住房最为紧张,而外国旅游者来华,80%以上的人都要到北京,他们感觉如果不到北京等于没有到中国,而当时北京只有7家涉外饭店,5200张床位,实际达到接待标准的仅1000张左右,而且基础设施、服务态度、管理水平都与国外星级宾馆相距甚远。庞大的旅游大军令北京的接待单位措手不及,许多外国客人一下飞机,不是立即安排住宿,而是被拉到景点去浏览,晚上再到饭店。北京实在无处下榻,就把客人送到天津、南京、上海等地。

▲改革开放以后,国内旅游意识逐渐兴起。图为1980年参观故宫的中外游客。

为解决旅游住房问题,除国家投资兴建和挖潜改造外,邓小平审时度势,提出要积极利用侨资、外资,建设一批具有国际水平的旅游饭店,加速发展旅游业。1978年,中央指定谷牧、廖承志在北京京西宾馆主持召开有关省、自治区、直辖市负责人会议,传达了邓小平关于“民航、旅游很值得搞”,“要以发展旅游为中心搞一个综合方案”,以及利用侨资、外资建设旅游饭店、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指示精神,研究了具体落实措施。

为加强领导,国务院正式成立了以谷牧、陈慕华、廖承志为首的利用侨外资建设旅游饭店领导小组,成员有计委、建委、外交、轻工、商业、外贸、铁道、交通、民航、财政、人民银行等有关部门的负责人。1978年8月,在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简称侨外资办),国家旅游总局局长卢绪章兼任主任,庄炎林副局长兼侨外资办常务副主任。我被卢绪章点名任办公室谈判处处长。这完全是一项崭新的工作,只好依靠领导的指导和同事的协助,边干边学。


       二、“要开展旅游就必须建造足够的上档次的旅游饭店”

当我国要利用侨资、外资建造旅游饭店的消息一传开,许多侨商、外商认为中国旅游资源丰富,旅游饭店建设很有前途,均蜂拥而至。一年之内,侨外资办就先后同许多国家和地区的120多家侨商、外商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和商谈。其中有泛美洲际饭店公司董事长、菲律宾的马科斯夫人和她带来的马尼拉饭店总经理、泰国一位总理推荐来的一家饭店总经理、英美的许多大饭店老板如美国“五月花”饭店等;侨商则有霍英东、罗新权、陶欣伯等。邓小平还亲自会见了泛美航空公司董事长西威尔和洲际饭店公司的客人。

对于利用侨资、外资建造旅游饭店,从一开始就有不同看法或存有疑虑,一时议论纷纷。侨外资办组织了多次会议,对旅游饭店的合作方式、建筑设计、材料装修、经营管理、偿还能力等进行研讨和论证。大家逐步认识到利用侨资、外资建造饭店,可以解决国内资金不足和材料设备紧缺,可以学习国外建造和经营饭店的先进技术和经验,提高管理素质。侨外资办据此整理了关于利用侨外资建造旅游饭店的一些情况和问题,印发给人大代表等,以争取支持,减少阻力。

我们的工作一直得到邓小平的关怀、指示和廖承志的直接领导。据庄炎林副主任说,是廖公介绍美籍华人陈宣远给我们的,他是建筑师兼饭店经营者,也是第一家合资饭店——建国饭店的合作者。陈宣远早年在上海圣约翰中学读书,后来到美国定居,拥有饭店管理和建筑师双重身份,在美国拥有五家饭店、一个建筑事务所,对饭店的建设、经营和管理都颇有经验。更重要的是,他有强烈的爱国思想和报国心,愿意为国家尽力。

我们联系上陈宣远并开始谈判。他为人坦率、友好,在谈判中把他儿子和一位美国律师叫来。庄副主任和他们主要谈大的原则和合作构想,我负责落实具体的合同。我请来两位我国的律师,这两位律师和具体工作的会计师不懂英文,我边谈边当翻译。我不懂法律、财务,只好找来中英对照的法律、财务词汇,硬着头皮干。

陈宣远真心诚意想为国家作贡献。当了解到在以往和其他对方谈判中,中方皆因有人怕吃亏而未谈成时,他毅然做出让步,说:“我们签订合资方案,要按国内多方面都能够接受的条件来办。我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能尽快在北京办成中国第一家合资饭店。”经过谈判,双方议定:双方合资2000万美元建设建国饭店,饭店共528间房间,其中中方占51%的股权,外方占49%的股权。双方合作10年,10年后,外方将所拥有的49%股权赠给中方,也就是说中方10年后完全拥有饭店。与陈宣远同来的美国律师提出:按照美国法律,在国外投资是不能送的,白送就是违法,但可以有价转让,至于多少钱则没有规定,可以由业主双方商定。经双方商量后,确定此合资饭店经营10年后,陈宣远所占有的49%的股份以1美元转给中方所有。因此就有了“1美元买一个饭店”的合同。这对中方十分有利,而且中方所出的1000万美元全部是低息贷款。香港上海汇丰银行等看好此工程,愿提供贷款,最后由该行在中国银行担保下提供了全部贷款。

接着,庄炎林签发了旅游总局呈送国务院的报告。

这样一个优惠方案,却遭到有些部门的反对,怀疑我方是否会赔本。国务院常务办公会议为此进行讨论。会议研究了庄炎林与陈宣远所做的可行性分析,以大量数据和事实,充分剖析建国饭店建设的利弊,弄清了建设建国饭店的必要性、可能性以及能为国家盈利的科学性、必然性。庄炎林说:“快则六七年,慢则八九年,建国饭店能够全部还本付息,还赚回一个饭店,只需花费1美元。”报告上呈,在17位中央领导手中传阅批示,邓小平态度鲜明:“要开展旅游就必须建造足够的上档次的旅游饭店。”陈云、李先念签字同意。时任中共中央主席兼国务院总理华国锋一锤定音:“建合资饭店我们没有经验,但可以试一试:搞好了,以后推广,搞不好,就此一个。”

1979年6月,经国务院批准的第一批引进侨外资的旅游饭店有:北京建国饭店、长城饭店,和侨商霍英东合作的广州白天鹅宾馆,和陶欣伯合作的南京金陵饭店等6座共5000多间客房。

▲1979年,北京市旅游局与陈宣远签订建造我国第一家合资旅游饭店

——北京建国饭店。前排左起:上海汇丰银行代表、庄炎林、陈宣远、谷牧

副总理、美国律师、卢绪章、李瑞环;后排陈秀霞(左二)、侯锡九(左三)。

以北京市旅游局(副局长侯锡九代表)为一方,陈宣远为另一方签订合同,明确饭店的选地、拆迁、楼层、设计方案等。决定选在建国门外大街,这儿地处繁华,占地面积1万平方米,是理想的场地。当时碰到一个问题,即这块地的后面是外交部的宿舍楼,如饭店建高了就会挡住宿舍楼的阳光,只好在宿舍楼一方只建四层半,在无宿舍的一边也只建九层。为此,当时还请教过李瑞环同志。陈宣远的设计方案五易其稿,才最终敲定。


    三、建成10年,建国饭店所创的利税等于赚了七八个建国饭店

▲1980年6月,中国第一家中外合资饭店——北京建国饭店开工建设。

1980年6月20日,建国饭店动工兴建,1982年4月28日建成开业。由于它纳入美国假日经营管理系统,生意兴隆,所以仅用了四年多时间就连本带息还清了汇丰银行的2000万美元贷款。10年后,建国饭店所创的利税等于赚了七八个建国饭店。

当然,我们和陈宣远的合作,是根据平等互利的原则,陈宣远从中也赚了钱。当年为了鼓励侨资、外资来我国,我们对建国饭店的税收采取“两免三减半”的规定。

▲北京建国饭店外观

1984年7月,经国务院批准,在全国推广建国饭店的经营管理方法,以改革我国饭店的管理工作。可以说建国饭店是中国旅游饭店的一面旗帜,在中国旅游饭店业的发展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我于1980年5月被调回外交部,参加国际司主办的出席联合国讨论发展问题的特别联大代表团兼任新闻官。不久,我随丈夫陈辉赴世界银行工作至1983年回国。记得回京后,侯锡九副局长还邀请我去建国饭店参观,那精美的佳肴、一流的服务、优雅的楼厅使我又惊又喜。

接着,其他利用侨资、外资建造的旅游饭店如长城饭店、金陵饭店、白天鹅饭店等建成开业的喜讯相继传来。


     本文选编自全国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主办、中国政协文史馆编《文史资料选辑》第164辑,小标题、部分图片为编者所加。作者陈秀霞,曾在外交部、国家旅游局、中国记者协会等单位工作,曾任欧美同学会副会长、留美分会常务副会长等职。


(编辑:保定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