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正文

20世纪四、五十年代安新县的水上交通

更新时间:2019-08-19 11:33:21点击次数:453次

说起安新县的水上交通,就要先谈到安新县的地理环境和自身特点。白洋淀属海河流域,大部分水域在安新县境内。白洋淀上游有潴龙河、唐河、府河、孝义河、漕河、萍河、瀑河等,诸河水注入白洋淀,向东流入大清河,在天津汇入海河。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华北平原的诸河水量丰沛,白洋淀的水面远比现在大得多。除现有赵北口镇、圈头乡、安新镇、端村镇、刘李庄镇的水面外,其他各乡镇都有水面、水村。简言之,安新县就是水区县,除个别村庄外都可以通船,形成出村无船“路”不通的局面。安新县的主要集市都在河边,诸如新安、端村、同口、赵北口、大马庄、安州、老河头等。大部分安新人购买生活生产必需品及卖出自己的产品,都要赶集上店,以船代步。因此,这些村镇每逢集日,舟楫来往不断,停在码头的船只数不胜数,有时岸边船停满,后来的船只只好拴在先到船只的船尾上。

白洋淀虽不是海河流域的交通枢纽,但白洋淀的船只通过海河各支流能到达河北、山东、河南的许多市县及天津、北京等地。从白洋淀西行,沿府河过清苑境,船只可抵保定;从白洋淀西南行,沿潴龙河过任丘、高阳、蠡县、博野境,船只可到安国的伍仁桥;从白洋淀东行,沿大清河经任丘、雄县、文安、霸州境,船只可到天津及渤海边。这就不难看出天津至保定的水路必须经过白洋淀。白洋淀的船只在天津沿金钟河东北行,在北塘入蓟运河,经芦台(宁津),再沿河东北行可到唐山市的胥各庄(丰南);在芦台向西北沿河可达宝坻县的新安镇。白洋淀的船只从天津西北的北仓北行,沿大运河经武清(杨村)可抵通州;由武清沿永定河可到卢沟桥。白洋淀的船只由天津西南部的独流镇沿大运河南行,经河北省的沧州、吴桥(桑园)、山东省的德州、临清,在临清沿卫河西南行,经河南省的浚县、滑县(道口)可抵新乡市;如果沿漳河前进,可抵河南省的安阳市。白洋淀的船只从独流镇经王口入子牙河,过献县之臧家桥到衡水,在衡水入滏阳河向西南行,可抵邢台的邢家湾、邯郸的苏曹镇。白洋淀的船只在大清河岸的新镇西北行,过雄县境沿拒马河可抵白沟,在白沟沿白沟河北行可抵涿州境;在白沟沿南拒马河西行,可到定兴、涞水、易县等地。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居住在白洋淀的安新人也不例外,他们除织席扒篓、打鱼摸虾、经管芦苇、种植为数不多的田园和做买做卖外,就是靠水搞运输谋生了。不管是哪种生计,离开船只是不行的。人们抢泥、打苇、打鱼、摸虾、装载农作物、做买做卖、放鹰牧鸭、赶集上店、走亲访友用的是小型船,如六仓、四仓、三仓、排子、梢子等,在大大小小的淀泊中、河道上、沟濠里都能见到。据水乡老人们回忆,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安新县水区村庄、水边村庄及靠水边的外县村庄,几乎村村都有专搞水上运输的人家。他们用的船只有对槽,一只大对槽载重可达上百吨,小者也可载二、三十吨货物;还有大五仓、大改造子,都可载几吨乃至十几吨货物;还有客货两用的挎子船。季庄子是水区小村,只有四、五十户人家,二、三百口人,男劳力也不过七、八十人,搞水上运输的就有十户之多。当然有的村会少些,也有的村会多些,各村不尽相同。就对槽而言,载重四、五十吨的需要五、六个男劳力,载重五、六吨的大五仓也要两、三个男劳力。如果是涨水或是农闲季节,白洋淀的有船人家往往棹着六仓、四仓去商埠、码头搞些小规模的货物运输,有的摆渡客人维持生计,增加家庭收入。由此可以看出,白洋淀水上运输是水乡人的重要经济来源。

水上运输运费比较便宜,当时有“百里百斤”之说。一般来讲一百公里一吨货物的运费是一百斤小米的米价。一只载重五吨的大五仓,从白洋淀运活鱼到天津,按陆路里程计算大概是120公里,运费是六百斤小米价。水上运输虽然运费相对便宜于陆路运输,但用时要相对长些。以安新县至保定而言,虽然只有90多里水路,但船只需两天才能到达。船进入府河,因是逆水,要靠拉纤才能前进。拉纤是繁重的体力劳动,速度比步行还要慢,船工背着牵板(拴在纤绳上的木板),猫腰沿着泥泞不平的河岸用力拉,每迈一步,都大汗淋漓。据老人们说,从天津装盐到新乡,船只沿运河、卫河靠摇橹、拉纤、撑篙前进,非一个月的时间不可。以上说的是一般情况,如果赶上顺风顺流,那可是神仙般的日子,船只拉起篷帆,船工把舵把稳,离多远就可以听到船头冲击水面的哗哗声。

那时,白洋淀的船只很多,在海河大大小小的支流里凡是能行船的河道以及运河、卫河上都出现过装载着各种货物的白洋淀船只。此外,白洋淀的鱼、虾、蟹、芦苇、席箔、青麻的外运,白洋淀人们生活生产的必需品,如盐、粮、布匹、煤炭、木材、火柴、煤油、桐油、竹篙、铁器、血料等等的进入,也是通过水运实现的。由此可见水上运输和白洋淀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每到冬天,冰封水面,船只不能通行,淀区群众就用一种既安全又便捷的拖床(有的地方叫冰床子)的交通工具代替船只,载人载物均可。拖床形似梯子,长五、六尺,宽一尺多,两个木质的骨架下镶嵌着铁条。一般情况下,一个拖床可载重三、四百斤。一人站在后面撑,其速度可以和骑自行车相比拟,如果载重不大,冰上又没有积雪,撑起来其速度可能比骑自行车还快。从赵北口到天津是120公里路,一人撑载三、四百斤鱼的冰床子,起早贪黑,一天就可赶到。如果是人拉,可以多载些,但体力消耗较大,上路不久,身上就冒出热气,虽在严冬,也要脱掉棉袄,速度也慢。白洋淀东部的水村,距西部的安州有四十多里路,但人们拉着载重千、八百斤芦苇的拖床,需要鸡叫头遍赶路,傍晌午才能到达。撑着空拖床返程,两、三个小时就可到家。

五十年代中期,全国出现合作化高潮,水区也成立了合作社。以运输为业的船户实行公私合营,国家对合营的船只实行统一管理,水上运输出现新景象。拖轮牵引代替了人工的撑篙、拉纤、摇橹、摇棹的繁重体力劳动,运输时间也大大缩短。以天津到白洋淀为例,由原来的三天时间变成了一天。同时,天津至安新县有了客运轮船,方便了人们的出行。

自然变迁,社会发展。由于诸多因素影响,进入六十年代中后期,白洋淀水位呈下降之势,八十年代出现干涸,水上交通失去了往日的繁荣,代之而起的是公路运输,一些乡镇、村庄有了通往北京、天津、保定、石家庄等地的公共汽车。1988年白洋淀重新蓄水后,随着旅游业的发展,2007年被评为国家5A级风景区。每当盛夏初秋荷花盛开之际,游客纷至沓来,机器船、人工船成为水上游览的主要交通工具。

 

文史委 (编辑:保定政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