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文史天地 > 正文

突袭保定南关火车站警务段

刘剑华口述 郝毅生整理

更新时间:2018-09-18 08:28:52点击次数:9948次

    刘剑华从1938年任清苑县抗日民主政府公安局联络股长、县城工部长,一直在清苑开展抗日斗争。以下是他在世时口述的一则抗日故事,在此发表以纪念那难忘的抗战岁月。

战前准备

  1944年,我国抗日战争已进入大反攻的前夜,抗日根据地发展很快,保定除城区内据点,外围的日军据点基本都被拔除了。为此,我们开始酝酿袭击地处水陆码头,一度成为日寇战略物资集散地的南关火车站警务段。

  南关火车站位于址舫头村东,周围多是民宅。距离飞机场、五里铺约二里之遥的这个火车站是货运站,没有正式部队驻守,仅有警务段几个人负责安全。车站的岗哨是从各村征集的“青年自卫团”成员,武器充其量就是10来支枪,白天除执勤人员带枪外,其余枪支都挂在警务段办公室的墙上。站长是日本人,叫大平次郎,他兼警务段长。因长有满头白发,老百姓称他“老白毛大平”。除了几名铁路工人和煤业经商人员及自卫团执勤人员外,一般没有其他的人出入这个火车站。日寇自以为保定城区有“防护沟”圈着,周围村庄都属于“治安良好”的统治区,从没有过多地注意这个火车站人员的进出,很容易混进去。

  当时我们考虑,要袭击这个火车站,缴获警务段的武器是不困难的。我们将这个意见向县委领导作了汇报,领导采纳了这个建议,并责成县城工部配合区小队和武工队共同研究袭击火车站的方案。经大家分析,认为该警务段所在地和敌人的其他军事单位均不相连,它在这一带是孤立的,袭击行动应较有把握。关于袭击进出问题,确定从亁义面粉厂门口集中奔刘守庙,沿飞机场东西边马路进入南关火车站。这条路来往人多,便于掩护。袭击小组由6名武工队员组成,由区敌工委员李凯卿负责指挥。完成任务撤离时,应从西边穿过五里铺奔向黄庄,这附近一段的城区“防护沟”没有敌人的据点。估计所需时间,从和敌人接触到完成任务,脱出险地,如顺利的话,半个多小时就够了。并商定参战人员化装成邮差、政警或商人,其中要有一人会说日语,都得会骑自行车,要速战速决。经研究,定于1944年8月最后一个星期六的下午3点钟以前,参战人员到南关火车站聚集。会后大家积极做准备,李凯卿负责筹备6辆自行车,区委协助武工队筹措好化装用的衣服。请樊庄村伪村长樊老温从城里伪县公署借来铁质公文箱和带有邮差字样的坎肩衣。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大伙还秘密演习了一番,认为看不出破绽了,就开始按计划行动。

进城突袭

  那天下午,李凯卿头戴细麦秸编的草帽,身着豆青色大褂,穿一双鹿皮底礼服呢鞋,显得很有派头的样子,骑车在前面带路。两名一扮邮差、一扮政警的同志身背公文箱紧跟着李凯卿。武工队的冯志居中,他身材不高,脸色红晕,头戴巴拿马草帽,身穿蓝色大褂,青布鞋,豆沙袜,很像煤店掌柜的。他懂日语,还兼做翻译。魏树槐和另一扮成商人的负责断后。他们三人一组,拉开一定距离,前后照应,以防不测。

  凯卿骑车来到警务段门岗前,假装自行车出了毛病,下车整理车链子,实际上是在等“邮差”和“送公文的”进门。他一面“修车”,一面瞟着后面。冯志刚到门岗口,一节火车头拖着两节车皮驶过,把后面两个同志挡住了,凯卿急得用手直转脚蹬子。“邮差”已顺利进了门,门岗也没查问。“送公文的”紧跟着走到岗哨前,低头哈腰地向门岗说:“我是县公署送公文的。”边说边打开公文箱。这时火车已驶过,后面的两同志很快跟上来,“送公文的”一见时机恰好,就顺手掏出驳壳枪逼住岗哨。那边“邮差”早将自行车停好,正假装拿信件,一见行动开始,快步上前将岗哨的枪缴下。然后凯卿在前,冯志等4人紧跟着,冲向警务段。“邮差”断后,自然地成了“门岗”。凯卿等人进了院,一眼看见“老白毛”大平次郎正仰在躺椅上纳凉,旁边还有个十四五岁的小日本人,侍奉他们的是大韩蒋村派出的一个自卫团员。凯卿不慌不忙地走到“老白毛”跟前,脱帽“施礼”,冯志赶到跟前,说了两句日语:“不许动!我们是八路!”“老白毛”刚要站起来,冯志一挥手,“当”的一枪击中他的腹部。“老白毛”挣扎着还要爬起来,大韩蒋那个自卫团员弯腰用手去扶他,武工队另一名队员“当”的又是一枪,打中“老白毛”的胸膛,将他击毙。这一枪也把那个自卫团员的腮帮子打穿了。那个小日本人吓得跪下直磕头,谁也没顾他。5人冲进警卫室,恰巧屋里一个人也没有,枪整整齐齐地挂在墙上。他们迅速将6支步枪、一支手枪连同子弹一齐摘下。大家背上枪支子弹,手拎着驳壳枪,蹬上车子,直奔黄庄方向飞去。

平安返回

  返回路上并非一帆风顺,前面的4人已骑过了五里铺,后面一人蹬车子一时太急,车链子掉了,试了几次安不好,他就推着车跑,又累又急,满头大汗。最后面的魏树槐赶上他,帮他挂上车链子,不料一骑又掉了。正在焦急万分之际,从对面来了一个骑车人,他俩将其拦住说:“借光吧!跟你换车子骑,我们是八路军,过后你可去东顾庄找村长取你的车子。”那骑车人见他们很紧张,二话没说,把车子跟他们换了。约十几分钟后,他们安全地越过了城区“防护沟”。下午四点来钟,骑在前面的4人与埋伏在韩蒋村村北玉米地里接应他们的区小队会合了,后面的两人稍后也平安归来。战士们争着看战利品,兴高采烈地争着要换枪,补充些子弹。喧闹了一阵,凯卿说:“快走吧!这不是咱们的久留之地。”大家奔向集合点——黄陀村。

    这次突袭南关火车站,打死一名日本站长,缴获长短枪7支、500多发子弹,砸烂了敌人的这个货运机构,鼓舞了抗日群众的胜利信心。

    来源:保定市政协文史委

(编辑:保定政协)